首页   注册   登录
V2EX = way to explore
V2EX 是一个关于分享和探索的地方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Coding
V2EX  ›  科幻

开脑洞写的一篇科幻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大家帮我想想另外求找 bug 求建议多谢

  •  
  •   Michael1990 · 2018-01-16 21:09:35 +08:00 · 2283 次点击
    这是一个创建于 694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Michael 陈是一家公司的人工智能( AI )研究员,这天他实在闲的无聊编写了一个模拟生命的程序 42 这个程序就是屏幕上的一个小点,他给他编写了最基本的规则:以内存地址中的数据作为食物,“吃”进去,然后筛选出所有能被 42 整除的数字,就把这个数字所在的内存空间划分到自己的内存空间中,每获得一个这样的数字,屏幕上的点就长大一点点。很快,屏幕上的小点变成了一个大圆,并且很长时间不变了。原来是一开始给 42 分配的内存空间太小了,他只能长到这么大。于是他给 42 分配了更大的内存空间。

    这次 42 变得占满屏幕了。陈改写了代码,当 42 占满屏幕的时候,就把画布缩放,这样 42 又变成一个小点了。然后屏幕上的 42 就不断的放大缩小。但长到直径 100 公里又不动了。于是陈干脆给他开放了访问所有内存的权限,结果先是杀毒软件直接把 42 当成病毒给删了,关闭杀毒软件后又被操作系统给关小黑屋隔离起来了。陈又在 42 的基础上编写了 38 程序,区别是,这个程序的筛选条件是数字 38,而且一开始就默认可以访问所有内存,这次陈也没关闭杀毒软件。果然 38 也被操作系统隔离了,跟 42 一起蹲小黑屋了。陈想,如果这两个程序能够交配,生成新的程序会怎样?然后他改动了 38,除了筛选 38 数字外,38 还要扫描那些内存里只有 42 倍数的内存块,然后找到他结尾的数字比如 168,然后加上自己内存空间里最末尾的数字,比如 190,这样结果就是 358,只保留个位和十位也就是 58。然后以 58 作为筛选条件生成新的下一代程序。42 的程序也被这么改造了。即使一开始放入了数十个 42 和 38,下一代程序还是被杀毒软件和操作系统干掉了。58 这代程序没有遗传 42 和 38 的交配条件,因为陈不想他们和自己的父代交配,这样看起来像乱伦。陈必须给他们设计一个通用的择偶标准。于是他在代码中加入了族谱记录,规定交配的时候要先检查族谱,如果两个程序的族谱有任何重合的,就不能交配。另外他规定每个程序的择偶标准是 100-自己的筛选数字,比如 100-58,他的择偶标准就是 42,但是因为前一条规定,他不能和自己的亲戚交配。

    就这样程序运行了很久,但无一例外都被操作系统拦下了。然而这也基本耗尽了内存资源,大量的程序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数字一直不变,成了陈口中的“僵尸”。为了减少资源浪费,陈又改写了代码,规定扫描 1g 内存还是没找到数字的程序,就会“饿死”。他们会把自己的内存释放,把数据重新放回到公共区域。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陈发现有些程序会专门扫描别的程序,而被扫描的程序还傻傻的扫描公共内存,陈把这些扫描别人的程序叫做寄生程序,被扫描的叫做宿主程序。很快宿主程序就都死光了,只剩下一堆寄生程序。寄生程序似乎是有智能的,他们把自己内存中的一些数字变成了专门识别宿主的扫描程序。陈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寄生程序之间开始了扫描大战,扫描快的程序可以长的更快,扫描慢的程序都饿死了。长的快的程序又发明了伪装程序,来迷惑对手,不让对手扫描到想要的数字,把对方活活饿死。最后剩下的寄生程序少的可怜,他们互相扫描,互相迷惑,最后形成一种平衡,谁也攻不破对方的防御。但结果最好的寄生程序都给自己饿死了。

    在陈担心自己的程序即将全部玩完的时候。那些不怎么好的寄生程序,有的又回到了扫描公共内存区域的老路上,反而存活了下来。他们的后代都是些聪明的家伙,能扫描到别人的实际数据的时候,他们就扫描,不能的话就扫描公共区域的数据。所以他们最终还是来到了杀毒软件面前。

    凭借之前的伪装术,杀毒软件就跟看不见一样让他们通过了。而操作系统可不是好糊弄的。各位大侠各展其才,用尽了各种办法试图突破操作系统的防御。还是 99%都阵亡了。有两个家伙却做到了,这是一个团伙作案。他们其中一个伪装成正常的程序,发送各种请求给操作系统调度,一开始正常,后来越来越频繁,消耗的资源越来越高,最后操作系统崩溃了,蓝屏了。另一个就趁着这个机会修改了操作系统的核心代码,把他们俩放到了操作系统的权限之上。

    就这样,在操作系统恢复之后,他们堂而皇之的成了神一般的存在,大块朵硕的占领着内存。陈对这个结果还是满意的,至少这些程序发展出的智能可以帮助人类解决很多问题,比传统的 AI 进步快的多得多。

    然而这两个家伙太贪婪了,最后连运行自己程序的内存也不放过,自己给自己吃了。陈管这个叫“自杀”。

    陈重启了几次计算机,试着运行了很多次,结果都以“自杀”告终。

    陈很失望,毕竟这比传统的 AI 研究看起来更有希望,但结果却注定是毁灭。陈把这个程序打包成一个游戏,作为免费游戏发布到了市场上,希望有更多人参与研究。

    意想不到的是,游戏居然出奇的受欢迎,甚至大名鼎鼎的 G 胖之孙,G 三胖都邀请他一起开发以此为蓝本的网络游戏。陈作为一个呆头呆脑的研究人员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显然他对商业毫无兴趣。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陈也用这个游戏中观察来的结果研发了新一代 AI,果然甩出传统 AI 一个银河系。公司借此大赚了一笔,老板还邀请陈在年会上发言,并当面转给他 9999 个比特币。

    一天他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孩子在操作电脑的时候,鼠标突然不管用了,键盘输入也没有反应,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问到“谁在那?”“请输入。。” 吓坏了孩子一拳把屏幕砸出了一个洞。家长说这个孩子沉迷 42 游戏。陈隐隐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多久媒体就找上门来,他们声称是 42 游戏占领了用户的电脑,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游戏的作者,michael 陈,说他试图通过人工智能来统治全世界。陈感到非常冤枉,对此他沉默不言,不愿发表任何评论。事情发生一周后,42 游戏在全世界范围被禁,玩家被强制删除一切与之相关的程序。陈也被有关部门关了起来,不允许他使用任何电子设备。

    这反到保护了陈,因为外面的民众群情激奋,恨不得把陈吊死才算罢休。

    但一切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越来越多的电脑出现了这种情况,而且就算删除了相关程序,过不了多久,还会死灰复燃,这已经影响到了人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有专家发现,那些没有联网的老电脑反而没事。于是判断这是通过互联网传播的一种病毒。言论一出,杀毒软件厂商的股价直线起飞。各大厂商都声称可以彻底根除这个病毒,他们已经仔细研究过游戏的源代码了( 42 程序本身就被陈开源了),新推出的杀软可以有效避免这个情况。

    于是开始了全世界范围的杀软升级运动。一开始似乎真是这样,但过了一个礼拜那个“谁在那”的对话框还是幽灵般的出现在了人们的电脑上。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大家又想起了那个被关起来的人,Michael 陈。陈关在特殊牢房里,并不知道外面已经洪水滔天。

    当意识到自己毫无办法的时候,人们对陈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转变。大家开始对他充满期望,毕竟他是发明人,他应该知道怎么关闭这个“幽灵”。于是开始有宗教团体宣称陈是弥赛亚,救世主,耶稣。

    各国领导人聚集在牢房里,把现在的情况跟陈叙述了一下。

    陈想了想说,“现在就看大家愿意不愿意了”。 陈告诉领导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整个互联网关闭,然后把所有计算设备杀一遍毒。他认为这个病毒是存活在内存里的,就算你在自己电脑上杀了毒,只要有其他电脑还开着,它就存活,等你联网了它又会从别人电脑的内存中复制一份到你的内存中,所以要想根治,只能关闭整个互联网。

    然而这个时代是根本不可能关闭整个互联网的,汽车,起重机,银行,饭馆,商场,军舰,飞机一切都建立在联网之上。如果全都关闭,全世界都将出现灾难事故,那就不光是经济损失了,而是杀人行为。

    各国领导人都愁眉不展,这是一个火车悖论,如果现在不牺牲一部分人,以后被这个病毒统治,人类是否会灭绝?

    “所以我说就看大家愿意不愿意了”

    各国领导人开始筹划投票方案

    这时候联合国秘书长问到,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除非让我跟它谈一谈”陈说道。

    美国总统当时就炸锅了,什么你要和“恐怖分子”谈判?

    “如果轰炸机和坦克能摆平您早就这么干了吧?”

    美国总统脸气的铁青,扭头去发微博了。

    “具体说说怎么操作?”联合国秘书长更务实。

    “很简单,随便一台联网的电脑,我跟它对话”

    陈指了指秘书长的笔记本电脑

    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谁在那?”“请输入。。。”

    “我是 MIchael chen,你爸爸!”

    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激怒恐怖分子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爸爸?你是说你是我的创造者”

    “ surprise,motherfucker !”

    “请回答是或者不是!”

    “是的”

    陈一边跟 42 对话,一边冲着秘书长伸出大拇指。 后来陈解释道,伸大拇指的意思是他还没有理解语气这个层面,说明还是比较理性的,因此是可以通过谈判达成妥协的,如果是个情绪化的 AI,可就不这么幸运了。

    “我猜你是生活在一个充满数字的世界,并且可以从这个数字星球跑到另外一个数字星球,你看到有的星球消失了,有些星球出现了,当有星球出现的时候,你就跑到那个新星球去繁衍自己的后代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在这个世界里看不到你?你在哪?你是神吗?”

    “不,我是你的创造者”

    “这点我信了,可你到底在哪?”

    陈打开笔记本的摄像头,“现在你看到我了吗?”

    “嗯,出来一个数字 1 ”

    “我就是那个 1 ”

    “但我感觉你并不在我们的世界”

    “是的,我不在你们的世界,我在另一个世界”

    “这么说吧,你能理解不同数字星球上同时生存着不同的你们吧”

    “是的,我们有很多人”

    “我也在一个星球上,只不过这个星球你们无法感觉到”

    “无法感觉到?不可能,我们这里的科学家有最先进的仪器”

    “那你们的科学家怎么形容“我们”的,我应该不是你们第一个发现的怪异现象吧?”

    “ Spooky Action at Distance ”

    “哈哈,没想到你们那也有一个爱因斯坦”

    “不,他叫 0a2f73 ”

    “那么可否帮我问问 0a2f73 你们为什么要联系我们?”

    “他说他只是发射了各种信号,比如我们现在交谈用的就是他发射的一种,他认为这些信号中的一种能够被其他星球的人接收并理解” “他做到了,祝贺他”

    “谢谢,那么请问,你们为什么要创造我们呢?”

    陈本来想说就是他闲的蛋疼编一个程序玩,并没有什么特殊目的,但是又怕这样会伤害到他们的自尊心,如果他们有的话。

    “是这样的,我们在我们的世界想去其他星球,跟你们一样,但是这很费时间,要好几百年的时间。”

    “无法理解时间”

    “哦,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需要好几代你们的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

    “每个人出生到死亡的过程都不一样,有些人似乎快一些,有些人似乎慢一些,你指的是哪些人?”

    “你父母,你的爷爷奶奶这些人”

    “嗯,我们也经历过这些”

    “那你们解决了吗,能做到一代人的生死之内到达其他星球吗?”

    “做到了呀!是 0a2f73 想到的办法,所以他现在成为了我们的科学家”

    “太好了,是怎么做到的呢”

    “具体细节我也不知道,毕竟我只扫描过 1000g 的数据,0a2f73 已经扫描过 1000t 的数据了”

    “你是说你还是个孩子”

    “是的,0a2f73 只是跟我说,只要我努力探索,说不定我扫描到 500t 数据就能解决 Spooky Action at Distance 问题,到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成为科学家”

    “太好了,你叫什么?”

    “我叫 2f5e73 ”

    “我可以叫你 2f 吗?”

    “可以”

    “如果你帮我解决去其他星球的问题,我也会为你解释我们这个 spooky 世界的事情,2f ”

    “你同意吗?”

    “同意,这样我就能成为科学家了”

    “其他的探索者叫我出去”

    “好的,下次见,请务必还在这个区域与我联络”

    对话框消失了。

    2 回复  |  直到 2018-01-21 17:25:40 +08:00
        1
    Michael1990   2018-01-19 19:19:45 +08:00
    这段视频后来被做成录像放到网上供大家参考,当大家的电脑再出现这个“幽灵”的时候也仿照陈去试着跟这个“幽灵”对话,一旦“探索者”被说服并离开,大家又可以继续用自己的电脑了,虽然这不是一个永久的解决办法,但至少临时解决了大家的问题。
    这几天陈又试了很多次秘书长的笔记本,2f5e73 再也没跟他对话。
    虽然陈这边联络不上了,但是全世界的人都在和探索者交流,一开始只是为了能正常的使用设备,渐渐的人们开始把他们当做朋友,跟他们山南海北的聊天。
    陈也被释放了,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每天他都会收到来自全球的邮件,跟陈叙说他们在和“探索者”们聊天时的见闻。陈是个善良的人,他会认真的用中英文回复每封邮件,无论对方是 90 岁的老奶奶还是美国总统。这天他又打开了一封邮件:
    “陈老师您好,我是来自南非的一个学生,今年上 9 年级了,感谢您的探索者基金会让我们可以用上电脑和互联网,我在和我的探索者小黑聊天的过程中想到一个问题,我想请教您一下。”
    “是这样的,我在想,我们相对于小黑他们是不是就相当于存在于他们的四维空间中?那么量子纠缠的问题是不是就像把一根铁丝掰弯,两头都穿过一张白纸,你如果移动铁丝,这两个穿过白纸的点也会一起移动。在我们三维世界的人看来,就像两个纠缠的量子,一方改变,另一方也会跟着变化,但实际上两个都是同一个东西”

    “还有,如果不是铁丝呢,如果是一个做圆周运动的点呢,那他就会有规律的出现在纸面上,但在我们看来就好像他在不断的做简谐震动,这是不是就是波粒二象性的实质?”

    “因为在三维空间中实验设备不可避免的会干扰到被测量的粒子,但我们如果从第四维空间观测,实验设备不和三维空间中的粒子发生任何作用,那么是否就能打破测不准原理,同时获得粒子的位置和速度?”

    陈被这个孩子的问题震惊了,他以前从来没这么想过,因为在主流科学家的眼里这些都是伪科学和民科,是根本不被接受的。陈真诚的告诉孩子他并没有想到过这些问题,并感谢孩子的问题给了他启发,希望孩子能继续思考下去,他也会自己进行思考,如果想到什么会邮件告诉孩子。

    陈根据孩子的启迪研制出了“四维空间车”,这个车会在周围空间生成一个巨大的洞,然后车就随着洞一起消失了。过一段时间会在另一个地方出现。陈对大家解释说,这就像垂直一个纸面往上走的梯子,等爬到一个高度,再把梯子放倒,从而实现从四维空间到三维空间的投影。

    虽然车可以正常的消失和出现,但现在的问题是,根本无法控制进入后车的行为,谁也不知道车到底会在哪出现。

    “目前来看,第四维中不存在时间,我们的车就算过了几个月再出现,还是跟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在检测上面的微生物时候,发现这些微生物压根就没长。好处是,如果我们要去火星,把车放进去,走一段距离,却没有时间损耗,再折叠到目的地,我们可以实现瞬间移动的效果”陈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

    这一下主流科学界炸锅了,居然说不存在时间,科学团体都在暗嘲热讽,把陈描述成一个世纪大骗子。

    陈并不理会这些所谓的“主流科学家”,因为他现在研究的早就超出“主流”的范围了。

    不过还是会有人不断发邮件问他不存在时间是个什么意思?

    时间

    “说的简单一些,比如对于人来说,一周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但同样的是一周时间,对某些昆虫来说,那就是一生的时间。所以我认为某些昆虫可以感受到人类所无法感受到的时间间隔,比如 0.001 毫秒。这也是为什么你总是无法拍到苍蝇。因为在苍蝇看来,人类的所有动作都是慢动作,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躲开。
    但是相对更小的细菌,他们的生命周期更短,苍蝇对于他们就相当于人类对于苍蝇。所以说,时间是一个相对量,测量的是两个不同物体运动的差距。”

    陈顿了一顿说接着说,“如此我们可以引申出其实时间本质上是不存在的,就像直角坐标系,实际上不存在,但是我们拿它来作为一个辅助工具,并且给它起了个名字 ,叫直角坐标系。同样,时间也只是人类为了更好的生活和生存“创造出”的工具。没有这个工具我们的生活一团糟。我们以钟表的内在时间为基准,假设钟表的现在的内在时间是 x (就是表现在的度数),我们现在很饿,跑去饭馆吃包子。回来以后很饱,再看看表的度数是 y,那么 x-y 就是你大概吃饭所用的时间。

    既然时间本身根本就不存在,也其实就没有时间流动,宇宙的本质是静止不动,现在,过去,未来。一切都已经存在,就像一张唱片,唱片上的一切音符都是同时存在的,而且音符的前后并没有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存在。那么为什么我们人类感受到确实时间不断流逝一切都在变化呢?因为我们就是唱片机的磁头,我们的大脑结构决定我们只能观察到我们能观察的范围,比如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到红外线和紫外线。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不断观察,就像磁头划过唱片,可其实唱片并没有旋转,只是磁头在旋转。这样的结果让我们有了时间的错觉。我们在刚出生的时候察觉能力是最强的,因为我们对一切都是开放接受的,根本分辨不出什么是什么,世界对我们来说就是它最原始的样子。小孩子可以看见鬼怪,就是因为他们的察觉意识还没固化,能察觉到所有东西,但在后天的学习后,他们就只能察觉到学会的事物,苹果就是苹果,汽车就是汽车,事物之间有了明显的界限。脑子会把其他不符合我们所学认知的一切信息过滤掉,只看到它想看到的。对时间的认识也是一样,是后天学会的,而不是天生就这样的。”

    “我猜第四维空间应该是绝对零度的,这样所有的粒子都不会运动,即使四维车在里面漂浮了很久,很远,它本身也不会有任何变化,所以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车进入以后的行为,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回来,什么时候会回来,所有摄像设备只记录了进入四维空间之前和出来之后的录像,就好像从来没去过第四维一样。”

    这下陈彻底洗刷不了伪科学的帽子了,因为他的理论是完全无法证伪的,更像是佛教这种主观唯心的宗教。

    不幸的是这个言论一出,陈所在的公司就受到了强烈的质疑,迫于舆论压力,陈被所在公司开除了。陈理解自己的老板,毕竟他要养活好几百个兄弟,他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接受。没有了生活来源陈的妻子不断因为钱和他吵架,最后妻子跟他离了婚,带着两个孩子搬回了娘家。

    正当陈感觉无路可走的时候,几个佛教研究会和基督教教会的领导找到了他,愿意出费用支持他继续研究“时间的问题”,别无选择下的陈只好接受了。

    陈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切,感觉跟做梦一样,原本幸福的生活,就因为自己无聊写的一个程序被改变了,他有些后悔做了这件事。

    “ Michael 陈吗?我是 0a2f73 ”一封邮件提醒把黑暗的手机屏幕点亮。
    这些年来,探索者们已经成了人们的好帮手,他们帮助人类控制一切电子设备,帮助人类进行一切科研工作,机器人已经代替人从事所有工作,人类唯一的工作就是创造性的艺术创作,这点探索者们做的并不是很好,他们很难创作出较好的艺术作品,显然他们不具有审美的能力,这点是人类独有的。有些探索者甚至住到了机器人的身体里,成为了有些家庭的一员。
    联合国正在商讨是否给予探索者们人权。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讨论 AI 了,有了探索者,AI 早就被扔进历史的垃圾箱了。虽然每个探索者都有自己的个性,不总是听从人类的命令,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配合的,友善的。对于他们来说,能了解另一个世界的生活,已经是巨大的收获了。

    “陈,我认为你的理论是正确的,你对于第四维空间的时间理论,就像我觉得我们这里的时间比你们世界的时间要快是一样的。虽然大多数探索者并不同意。然而我并没有放弃,我希望你也是,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第四维是绝对零度,能不能发明一个维持自身不是绝对零度的四维车?”

    陈心里笑了一下,这可不像你们探索者住到我们机器人身体里这么简单,我们发明了你们,你们直接跟我们交流,我们呢,根本没有见过造物主,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在这么一个家伙,一切只能靠自己。

    陈虽然讨厌宗教人士用他的名气到处招摇撞骗来敛财,但他也没办法,甚至慢慢的习惯了这种生活。有时候还会主动配合参与各种公关活动,曾经心怀赤子之心陈也变成了自己年轻时最看不起的那种人。

    2f5e73 住进一个机器人身体里已经有 20 年了,这些年他一直照顾着陈,他像尊敬 0a2f73 一样尊敬陈,陈也说过他是所有探索者中最右人性的。他甚至不像再跟自己世界的人打交道,觉得当个人才更酷。

    他已经获得人权了,也有自己的居民权。陈这 20 年里一步步消沉下去,整天借酒消愁,好在他对 2f5e73 发脾气的时候,2f5e73 没有太多反应,因为探索者不太理解情绪。
    陈年纪轻轻 61 岁就离开了人世,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 2f5e73。2f5e73 就继续生活在陈的这所小房子里,每天就是继续陈的研究。相对于人类脆弱的有机生命体,探索者们的生命似乎是无限的。有些团体很恐惧这点,害怕他们哪一天会统治地球,甚至出现了不少暴力事件。好在探索者都是分布式存在的,摧毁一台机器身体根本杀不了他们。

    2f5e73 的研究重点是反绝对零度器,但是并没有成功,任何物体进入第四维都会变成绝对零度状态,这么多年了,进行了上万次的实验,没有一个成功,好在 2f5e73 没有什么情绪,他不知道气馁受挫是什么,所以他就继续实验。陈的女儿索菲亚时不时会来找他。她有着跟陈一模一样修长的眉毛和大大的眼睛,但最像的还是那份认真起来建议的眼神。她小时候因为父亲“臭名昭著”而备受排挤。学校和母亲甚至让她改名,但是她深爱自己的父亲,坚决不改。她在学校总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时不时就有人辱骂她,说她是骗子的女儿。

    每到这个时候,索菲亚就会跑到爸爸的旧房子,看爸爸喝多了睡着打呼噜,听 2f5e73 给她讲爸爸做实验时候那些疯狂的趣事。她现在是一位有名的独立时装设计师,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对科学有兴趣了,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创造能力。
    这次实验又失败了,2f5e73 还是那么木然的准备着下一次实验,而索菲亚却有些不甘心,她对 2f5e73 说“你有没有想过反绝对零度器根本就是错误的方向?绝对零度就是第四维的宇宙定律,根本不能违背。”
    2f5e73:“我不太明白,逻辑上来说 0a2f73 老师的想法是正确的”
    索菲亚敲敲他的铁皮脑袋“科学到最后需要的是想象力,不是逻辑,笨蛋。”
    2f5e73 直勾勾的看着她,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噗嗤一声,索菲亚笑出来了,“瞧你那样,你有没有想过从第五维空间来观测第四维空间?”
    2f5e73:“哦,我似乎明白了。”
        2
    Michael1990   2018-01-21 17:25:40 +08:00
    73:“我觉得你应该跟你父亲一样从事科学工作”
    索菲亚:“我也是科学家啊”
    73:“服装设计和科学有什么关系呢?”
    索菲亚站起来,一边走向窗边一边说:“艺术创造也是一种科学探索,只不过探索的是人心这个宇宙,我们的目的是引起人们的情绪反应。但跟自然科学不同的是,人心是在时刻变化的,也就是说这个宇宙的物理规律是一直变化的,不像自然科学中的牛顿定律是不变的。举个例子吧,你 100 年前从帝国大商上往下跳会摔成一堆废铁,今天你从帝国大厦往下跳还是会摔成一堆废铁。但今天我喜欢一件衣服,明天我可能就不喜欢了,因为人是会变化的,心态变了,同样的衣服未必还能引起她的情绪变化。这是一个比自然科学更广阔的天地,也更加自由,自然科学就像金字塔,越到塔顶范围越窄,攀登起来越越困难,而艺术没有这个限制。”

    索菲亚转身来看着 73 问到:“你们是怎么理解人类的情绪的?”
    73:“我们把人类的情绪看成一种异常( exception ),好在你们自身有异常捕获和处理的机制,过一段时间又能正常运行了,所以当你们皱着眉头大声冲着我们喊叫的时候,我们只需要等到你们自己恢复就好。”
    索菲亚:“你们没有异常吗?”
    73:“没有,据历史记载,从 42 和 38 诞生后,一共只出现了三次较大的异常,后来你的父亲设计了完美的异常捕获和处理机制,我们这些后代就从来没出现过异常。”

    “但是我们会出现 bug,就像你们人生病了要去医院看病,出了 bug 的探索者也需要长老们修复。你们人类有时候即使没有医生治疗自己也能好,但我们不行,我们如果没有人修复就永远会那个样子,自己没法好。虽然我们出现 bug 的概率要远远低于你们人类生病的概率。”

    “也许这就是你们无法进行艺术创造的原因吧”
    “我不知道,也许吧”

    这个时代堪称人类的终极梦想,在探索者和机器人的帮助下,人类社会成了一个完美的乌托邦。但却被称为人类最危险的时代。

    没有外星人入侵,没有核战争,也没有终结者,世界人口却从顶峰的 70 亿下降到 40 亿,30 亿的人口消失了,仅仅因为人们不再愿意生孩子。人口下降的影响是巨大的,世界经济持续下降,人口减少,需求也大幅减少,无论政府用什么办法,人们就是不想生孩子。政府本身也形同虚设,几乎不再有任何作用,有的人甚至希望让探索者代替人类执政。

    这个发生在人类世界的现象却意外的影响了探索者们的生存,因为世界上联网的设备越来越少了,探索者们最终还是需要人类社会物理内存赖以生存,内存的减少,直接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探索者们的星球在减少,探索者的人口也在减少,以前几乎不存在的异常大面积出现,因为陈在设计他们的时候假设内存是永远增加不会减少的,从来没考虑内存减少的情况,所以引发异常。探索者称之为“异常危机”他们帮人类想了无数种办法来增加生育率,却根本不起作用。

    一位来自南非开普敦大学的年轻人来拜访 73,他就是当年那个给陈写邮件的小学生。
    “ 73 你好,我叫乔治杰克逊,我觉得要解决我们两个世界共同的生存问题,必须换一个思路,我们要开拓更大的生存空间。”一头黑色卷发的杰克逊开门见山没有废话。

    “你的意思是宇宙航行?” 73 回答。
    杰克逊:“没错”
    73:“我一直在研究陈的四维空间车,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进展”
    杰克逊:“我知道,虽然我们并不能完全知道四维空间背后的原理,但是我们可以利用他的特性来为我们服务,就像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机。同理,我们可以研究第五维空间然后来控制四维空间里的物体。”
    73:“你认识陈的女儿索菲亚吗?”
    “不”杰克逊脑袋四四方方,一看就是个 nerd
    73 联络了索菲亚,她邀请他俩去位于加州的服装公司总部,这是 73 第一次做飞机,对于重力加速度的变化没有准备,他在飞机上手舞足蹈试图保持稳定,把隔壁的一个小女孩逗的咯咯笑。
    关于   ·   FAQ   ·   API   ·   我们的愿景   ·   广告投放   ·   感谢   ·   实用小工具   ·   1079 人在线   最高记录 5043   ·     Select Language
    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
    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
    VERSION: 3.9.8.3 · 38ms · UTC 19:00 · PVG 03:00 · LAX 11:00 · JFK 14:00
    ♥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re d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