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EX = way to explore
V2EX 是一个关于分享和探索的地方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探索世界的好奇心万岁
Sponsored by
LinkedIn
不坐班的神仙工作 · 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远程,赚一线城市的工资
2000 个不用出门 Social 的全球远程工作,帮助 V2EX 的小伙伴开启全新的工作方式。
Promoted by LinkedIn
guansixu
V2EX  ›  分享发现

现在的文章错别字太多了,长此以往会对汉语造成什么影响?

  •  
  •   guansixu · 2018-05-10 09:55:14 +08:00 · 8370 次点击
    这是一个创建于 1604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经常在知乎和微信公众号看一些文章,有的文章还是很有深度的。但是文章中经常出现一些错别字,有的甚至意思完全都不一样了,得联系上下文想半天才能想出来作者本来想表达的意思。

    在以前报纸杂志的时候会有校对来对文章中的错字来校正。现在社会节奏快了,又主要以自媒体为主,可能写完文章不会去认真的校对文章的内容直接就发出来了。

    个人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导致这种现象的,那就是拼音输入法,不可否认拼音输入法降低了使用门槛,提高了输入速度。同时带来的问题就是增加了错别字。

    所以我想说的是,长此以往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当我们都习惯错字的时候,我们还会觉得之前正确的那个字是对的吗?

    第 1 条附言  ·  2018-05-10 12:13:59 +08:00
    大家可能都已经习惯这些问题了,所以有点司空见惯,觉得错的多了就变成对的了。虽然我也觉得发展到以后错误的就成对的了,但现在这些字确实会对我们产生影响,我们需要打断看文章的思路来根据上下文去理解这个错字代表的意思。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错字会不会对我们的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对还在读小学的小学生来说产生什么影响?


    记得看之前的白话文小说“那”和“哪”是完全没有区分的,都是用“那”字,阅读的时候需要根据上下文来理解这个字代表的意思。后来发展的时候有了“哪”这个字,表达的时候一下就清晰了许多。如果以后大家都用“那”或者“哪”字,而另一个字消失了,那会不会是语言的退步呢?

    有没有想过这个过程拼音输入法起的作用,究竟是积极作用还是消极作用?举例来说,“想”和“像”这两个字,也是拼音相同,意思不同。当使用拼音输入法的时候稍不注意完全有可能就写错了。
    111 条回复    2020-04-12 19:53:50 +08:00
    1  2  
    cubesugar
        1
    cubesugar  
       2018-05-10 10:05:03 +08:00
    这和我们看文言文里的 “通假字” 也有相似之处吧,→_→
    whileFalse
        2
    whileFalse  
       2018-05-10 10:06:56 +08:00
    语言本身就是不断变化的。
    lengyihan
        3
    lengyihan  
       2018-05-10 10:07:31 +08:00 via Android
    当都认为错的是对的,也就成了对的
    f2f2f
        4
    f2f2f  
       2018-05-10 10:11:10 +08:00
    100 年后变成通假字,大家就又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holajamc
        5
    holajamc  
       2018-05-10 10:11:52 +08:00
    语言是约定俗成的,就像楼上朋友讲的『当都认为错的是对的,也就成了对的』
    seancheer
        6
    seancheer  
       2018-05-10 10:12:00 +08:00
    其实世上本没有错误,错的人多了,也便成了对的。
    mcluyu
        7
    mcluyu  
       2018-05-10 10:14:12 +08:00
    回想一下语言和文字是用来做什么的,文字其实就是个符号,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的符号,当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也就没有什么对和错了吧
    Leafove
        8
    Leafove  
       2018-05-10 10:14:54 +08:00   ❤️ 5
    语言存在的意义是交流,
    就像霰弹枪的"霰"大家都读 san,非要来较真读 xian 无非是浪费生命而已
    stargazer242
        9
    stargazer242  
       2018-05-10 10:19:33 +08:00
    造成 校长读错字
    newtype0092
        10
    newtype0092  
       2018-05-10 10:26:36 +08:00
    @Leafove 这不一样吧,如果是为了方便和优化体验而改变字的读音、意义到达成共识,也没什么大问题。
    如果单纯是不识字和只认半边字的文盲太多,在现在教育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我不认为和这些字都认不好的人达成共识是好事情。。。
    sigone
        11
    sigone  
       2018-05-10 10:28:35 +08:00 via Android
    长此下去确实有影响,最重要的是体现在法律文书上。
    huiyifyj
        12
    huiyifyj  
       2018-05-10 10:30:51 +08:00 via Android
    没影响,语言学摆在那,语文课你也上,该错的都已经默认改不了,楼上还“通假字”嘞,是没浅入过语言学的弊见。
    nullcoder
        13
    nullcoder  
       2018-05-10 10:32:29 +08:00
    有很多错别字也是网络文化的载体,比如:药店碧莲,璐出贾笑等。
    还有一些是间接规避审查,就不适合在这列举了。
    klaas
        14
    klaas  
       2018-05-10 11:08:31 +08:00
    没什么影响,会让重新重视专业校对,或者人工智能新解决方案。
    guansixu
        15
    guansixu  
    OP
       2018-05-10 12:01:32 +08:00
    @nullcoder 你这个跟我的问题还真有点区别,像这些网络用语可能是故意用错的一些约定俗称的东西。我说的是文章中、新闻中甚至是字幕中看到的一些错别字,举例来说“像”、“想”这两个字拼音一样,但意思完全不一样,用拼音输入法的时候完全有可能输入错误,这是属于人为的失误了。
    wclebb
        16
    wclebb  
       2018-05-10 12:13:32 +08:00
    “研表究明,汉字的序顺并不定一能影阅响读,比如当你看完这句话后,才发这现里的字全是都乱的。”
    guansixu
        17
    guansixu  
    OP
       2018-05-10 12:40:06 +08:00
    @lengyihan
    @seancheer
    两位的观点一直,就一块回复了。这其实就是更深的问题了,就是“当所有人都是错的时候,这个错是否就成了对的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宽泛,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或者说我也没有什么好的答案
    yuluofanchen
        18
    yuluofanchen  
       2018-05-10 12:53:42 +08:00
    会影响小孩子的高考语文成绩!
    SuperMild
        19
    SuperMild  
       2018-05-10 12:53:42 +08:00
    语文水平高的人自古以来就是少数,以前是,现在也是。虽然基础教育普及了,基本消灭了文盲,但大多数人的语文水平必然不会很高,以前的情况更差,只是因为以前没文化的人没有机会发声,现在大家都有机会了才把问题显现出来。

    但重点是,现在的人整体水平比以前高,以前更差,现在变好了。那么,以前都没问题,现在就更没问题了。

    不管语文、还是数学、还是物理化学、还是各种常识,大部分人的水平必然不会很高,这个没什么好担心的,符合正态分布。
    lengyihan
        20
    lengyihan  
       2018-05-10 13:11:20 +08:00 via Android
    @guansixu 语言本身就是动态变化的,记得像给力这个词,我小时候就没有,创造出来了大家都觉得好用就新的词语了,还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也是这样。比如一斤 16 两,现在大家都用一斤 10 两,只要意思对,都行。
    fffflyfish
        21
    fffflyfish  
       2018-05-10 13:14:19 +08:00
    当年"给予"一直被念成"gei yu",现在大家谁还记得"ji yu"的念法
    shintendo
        22
    shintendo  
       2018-05-10 13:15:21 +08:00
    人类对“乱”有天然的恐惧,但是这种事情,真的不需要杞人忧天,相信语言自身的活力,相信语言通过长久的优胜劣汰而自然净化与进化的能力。

    <del>但我永远不会接受“请稍后”和“义正言辞”!</del>
    hubhub
        23
    hubhub  
       2018-05-10 13:18:38 +08:00
    @fffflyfish 我还记得
    zane1994
        24
    zane1994  
       2018-05-10 13:30:48 +08:00
    错的用多了,就变成正确的了,目前就是这样执行的
    yande0
        25
    yande0  
       2018-05-10 13:44:47 +08:00 via Android
    曝为什么在曝光这个词儿里读 bào
    flightzz
        26
    flightzz  
       2018-05-10 13:49:13 +08:00 via iPhone
    等我离职前一定在公司微信群里大喊三声阈值()
    fucker
        27
    fucker  
       2018-05-10 13:53:11 +08:00
    @f2f2f #4 “愉快地玩耍”
    vegito2002
        28
    vegito2002  
       2018-05-10 14:00:44 +08:00
    没办法的事情, 你看看现在的汉文跟当年的古文都变化多少了, 你就应该知道这个蜕化过程实际上一直在发生, 无法阻挡.
    luffysup
        29
    luffysup  
       2018-05-10 14:03:05 +08:00
    @fffflyfish 现在还是 ji yu
    noNOno
        30
    noNOno  
       2018-05-10 14:08:37 +08:00
    所以古代一直同时发展两种语言
    1.文言文
    2.白话文
    一般说话聊天用白话文
    重要的传世文章用文言文,保证长久正确性
    现代汉语,在文言文上其实倒退的基本没了
    kimqcn
        31
    kimqcn  
       2018-05-10 14:13:32 +08:00
    楼主一定是在黑我大凤凰网,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
    clino
        32
    clino  
       2018-05-10 14:18:31 +08:00   ❤️ 1
    @flightzz #26 我刚去搜了阀值和阈值以后看到这么一个故事,推荐读一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642950/answer/217869084
    DOLLOR
        33
    DOLLOR  
       2018-05-10 14:25:09 +08:00   ❤️ 2
    这两组:
    的地得
    在再
    绝不妥协
    OpenJerry
        34
    OpenJerry  
       2018-05-10 14:26:20 +08:00 via Android
    将来这些错别字会变成通假字
    mocurius
        35
    mocurius  
       2018-05-10 14:27:15 +08:00 via Android   ❤️ 1
    骑的 ji 读音被强制去掉,我实在无法理解。
    Phariel
        36
    Phariel  
       2018-05-10 14:34:56 +08:00 via Android
    通假字了解一下 语言不就是这么发展变化而来的么?
    dalieba
        37
    dalieba  
       2018-05-10 14:50:05 +08:00 via Android
    会在不经意间制造出新词来
    Phariel
        38
    Phariel  
       2018-05-10 14:55:47 +08:00 via Android
    @clino 噗。。。承包了我一天的笑点。。。。23333333333333333
    takato
        39
    takato  
       2018-05-10 15:06:33 +08:00   ❤️ 1


    这种事情,英文也发生过很多次的。。。
    ihancheng
        40
    ihancheng  
       2018-05-10 15:08:52 +08:00 via Android   ❤️ 1
    个人非常反感公众号文章里出现较多的错别字。作为文字工作者,就像写代码一样需要严谨认真。甚至标点符号都要斟酌一下。同样是中国人,同样是汉字,为什么有些人写的文字却让别人看不懂呢?甚至还需要读者去猜测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这不应该是读者所做的事情。常见的错用字:的、得、地。每次看到有人乱用这些字,我都认为对方小学语文是不是都没有毕业。

    同样是国人,同一种语言写出来的句子让人读不懂,这是一种病态。总的来说要么是个人修养差,要么是语文差。
    ihancheng
        41
    ihancheng  
       2018-05-10 15:10:47 +08:00 via Android
    @takato 我认为之前在相同环境相同规则下,不要乱用字词。
    yyyle
        42
    yyyle  
       2018-05-10 15:10:52 +08:00   ❤️ 3
    学新闻出身的我很受不了错别字和语病 其实稍加检查就能避免的错误但是很多人还是不当回事 所以一看到错别字就会对作者产生一种不信任的感觉
    ihancheng
        43
    ihancheng  
       2018-05-10 15:12:53 +08:00 via Android
    @takato 我认为至少在相同大环境相同规则下,不要用规则之外的字词。
    takato
        44
    takato  
       2018-05-10 15:13:48 +08:00
    @ihancheng 环境时刻在变化,语言本身也就是一种共识。
    共识如何变化,我还真的预测不好。

    别太纠结对和错的问题。。
    ihancheng
        45
    ihancheng  
       2018-05-10 15:18:47 +08:00 via Android
    @DOLLOR 的、得、地、再和在,这几个字简直是高发地。
    chunqiuyiyu
        46
    chunqiuyiyu  
       2018-05-10 16:31:46 +08:00 via iPhone
    如果一门语言不能随着时代发展,那这门语言可真是走向了死亡。成语词典中那么多古今释义不同的成语,就是被太多人错用演变而来。这种事一直都在发生,看开就好。如果自己介意,自己规范就好。
    SuperMild
        47
    SuperMild  
       2018-05-10 16:39:09 +08:00
    说个题外话,近年来有个词我亲眼看着它从错别字中诞生,并且脱离原来正确那个词,自己独立成为一个新词。

    这个词就是:即视感。

    原本世上根本没这个词,只有“既视感”,是由于很多人搞错了,写成了即视感,才诞生出这个词。

    但是现在,可以说“即视感”是个错词吗,已经不行了,因为它的意思和用法已经和“既视感”完全不一样了。
    FrankHB
        48
    FrankHB  
       2018-05-10 16:44:14 +08:00   ❤️ 2
    @Leafove 然而在这种本质上谁都不打算对靠谱负责的链路上,你凭啥知道算是交流成功了……指望高考阅卷么。

    如果说是有目的性地系统改造语言就算了,不过这里显然不是指这种情况。

    其实这里的问题相比之下不算很明显——貌似权威的改造目的经常成疑:白字多了就变成正字,那么原本用正字的就应该该投降随大流,不管被迁就的对象实际上更一问三不知咯?

    说白了,这是反智。

    屁股决定脑袋的用户多了,谁都不愿意待见谁,那大不了就 fork 呗。这种只有演化缺少设计的玩意儿随用户群体和阶层分化方言又不是很奇怪的现象。反正法律本身还没有能耐到能禁止这种智商流通的现象。

    @chunqiuyiyu 用户基数太大,无论哪个分支短时间内都死不掉。
    自己规范……等不规范的用户老死吧。
    FrankHB
        49
    FrankHB  
       2018-05-10 16:55:43 +08:00
    @takato 这里的共识是结果不是目的。显然这里不需要优先求同存异,到一定程度肯定得仲裁,要不理解有偏差的部分(谁都没法保证不存在)话都不用说了,迫真 doubleplusgood duckspeaker。

    问题是仲裁策略——谁说了算?谁“方便”谁优先? emmm ……除了一些被代表的人民群众,占术语茅坑不拉屎的一些民科也是这么身体力行的……

    (不止是别字问题……反正这边把 stack 叫堆栈是要被打死的,死完活不活得过来不予质保。)
    takato
        50
    takato  
       2018-05-10 17:14:34 +08:00
    @FrankHB 什么?只能存在一个?我觉得两者都能存在
    f2f2f
        51
    f2f2f  
       2018-05-10 17:16:03 +08:00
    @fucker “玩耍”此处动作名 #滑稽
    cloverii
        52
    cloverii  
       2018-05-10 17:17:37 +08:00
    昨天还跟人说起这个……我最近三次跟微信公众号的互动历史,全是帮他们纠正错别字……
    Kendall
        53
    Kendall  
       2018-05-10 17:18:01 +08:00 via Android
    此问题等同于 环境污染会对地球造成什么影响 地球好好的
    chocotan
        54
    chocotan  
       2018-05-10 17:18:37 +08:00
    还有读音的问题
    很多歌手都把“模样”的“模”读错......
    agagega
        55
    agagega  
       2018-05-10 17:22:07 +08:00 via iPhone
    「冲话费」不能忍
    takato
        56
    takato  
       2018-05-10 17:36:11 +08:00
    @FrankHB 拿贪心解一个动态规划问题,你确定这样好吗?
    FrankHB
        57
    FrankHB  
       2018-05-10 17:38:43 +08:00
    @takato 没说只能存在一个啊。但不可能一直回避分歧吧?除非各说各话,最后就 fork 了。(偶尔也有反过来分别糊弄到底强行一致的,像“一中各表”之类。)
    还是说你要妥协到底么?那么显见的结果之一是在修辞以外的目的凭空多出来一坨坨同义词(是不是足以等义和语体色彩之类的还未必确定),增加的交流成本谁来负担?
    FrankHB
        58
    FrankHB  
       2018-05-10 17:41:12 +08:00
    @agagega (一本道)“冲销”。
    @takato ……你能先确定问题的外延的边界吗?
    Leafove
        59
    Leafove  
       2018-05-10 17:51:07 +08:00
    @FrankHB #48
    "只有演化缺少设计"
    恰恰相反,造成这一现象的大部分原因就在于有设计的"智能输入法"而不是单独演化的个体.

    有人选择便捷有人选择严谨,仅此而已
    时间久了会不会我们的子孙都不记得某某字到底怎么写到底怎么读?谢谢,我没有时间做卫道士

    另外,不要张口闭口就是智商
    takato
        60
    takato  
       2018-05-10 18:01:14 +08:00
    @FrankHB Frok 是最好结果。保留各自的状态在未来一个合适的时候收敛,或者继续 fork,都是可以的。裁决不是必需的。

    另外对这个宇宙(世界)来说,Entropy 增加是不可避免的,不管用什么方法。所以这就是增加的交流成本,无法避免。
    miao
        61
    miao  
       2018-05-10 18:12:30 +08:00 via Android
    最讨厌这两个字 “唯二”
    february2
        62
    february2  
       2018-05-10 18:22:48 +08:00 via iPhone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刨除特例之外,错别字应该尽量纠正。
    uptime
        63
    uptime  
       2018-05-10 19:11:15 +08:00
    不使用拼音输入法,起码能减少 80%的错误。
    基本上你发现的错误,绝大部分都是同音字的错误
    liuzelei
        64
    liuzelei  
       2018-05-10 19:47:35 +08:00
    这里说错了也没关系的,大概也忘记了“六书”吧。
    Syaoran
        65
    Syaoran  
       2018-05-10 19:52:46 +08:00 via Android
    我觉得错别字应该纠正啊……并不是较真不较真的问题
    像我聊天或者发短信都会打完再粗略地看一遍,除非是真的很随意地水(比如群聊扯淡之类的
    FrankHB
        66
    FrankHB  
       2018-05-10 22:24:37 +08:00
    @Leafove

    你确定你所谓存在的设计是个什么鬼……

    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我说的设计是语言本身的设计,这部分的工作在自然语言种历来是极少的,几近可以忽略。
    例子是 colour→color 之类的有意识的人为正字法变换。汉语里类似的例子有因为白字念多了就改读音的(像“呆” ai2→dai1 )。
    引入汉语拼音方案也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设计,不过汉语拼音方案自身的设计问题,以及汉语拼音的语用的影响,是有关联但不同的问题。

    其实吧,就算假定不存在词汇认知的差异,连文法都要逆向的玩意儿,根本就没法“严谨”地定义成“一个”语言。上面的所谓设计也只能影响一门公认的自然语言的比较局部的性质。

    刨除别有用心的目的,这些问题可能也就是因为不好意思扔掉几十万年的便宜遗产罢了(所谓演化)——到现在蓝星人对付这种东西还是得靠现有古董方案,没本事随手自己撸个出来。(啥 lojban 之流能用?)每个个体囫囵个几十年也只能强行无所谓了。
    指不定以后技术成熟量产脑插干掉 babel 就没“语文”什么事儿了……

    话说回来,你看起来对现代人所谓的语言并不了解,以至于“语言存在的意义是交流”都能如此堂皇陈述了——即便是在 LZ 关心的语文而不论更一般的形式语言的背景下,这也是常识性错误。扪心自问,你自己在跟别人交流之前得出你这套结论的形式是不是依赖你了解的语言?语言的作用会因为谁没在交流而自动无效?
    当然我同意,就 LZ 的主题来看,“交流”在这个话题里贡献了意义的很大的组成部分。削弱交流是普遍有害的。不过,这显然不表示你就可以用部分代替整体还能推出看上去有效的结论。而且,你相反立场的做法都未必和阻碍交流有什么关联。你的逻辑呢?

    另外,智商可能真不是问题(因此也经常是修辞用法而不是使用本义),不过我不自觉的出发点经常是,注意智商问题一般比感知和经验问题几乎不管对谁都有建设性多了;而你的反感再露骨,比较明显的意义也只是体现出你寻找自我的努力程度罢了。

    @takato Fork 完了就分裂了,不断 fork 还有碎片化。
    当然,用户足够少的时候自生自灭无妨,但是自然语言可未必那么快能到这个状态。
    一个结果就是只要有接触就得应付不断扯皮了……像简化汉字。我先不说站哪边,真心觉得分歧本身莫名增加一坨工作量就是浪费时间(如果是涉及演化本身的比较语言学之类的知识,还有些比较积极的意义)。

    另外我不觉得这里的构造容易到定义出能计算 entropy 的具体系统了。就算想用简单的状态糊弄复杂的动力学问题,自组织都没弄清楚皮毛呢……

    补几个之前窗口挂掉的意见:

    @SuperMild 然而水平高是如何定义的?确定该听谁的不是问题么?

    我说过,自然语言本来没什么设计,不过现在这种变化多少引入了一些人为的、随意的、引起争议的设计。不知道这些能不能算是消灭了提出问题的人就能解决的那种问题。

    @fffflyfish 我是一直念 ji yu,虽然 gei yu 也能说得通,非统读对我没多少影响,所以也不反对这种变化。

    不过有些就真是多数人暴政到自以为正义的笑话了。
    还有各种一直就有争议不断的……

    @Syaoran 话说不规范使用标点的呢……
    嘛,还有因为(被认成精日的,另当别论……
    takato
        67
    takato  
       2018-05-10 22:36:09 +08:00
    @FrankHB 那是不是细菌真菌也应该合家了= =?增加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工作量哦。。
    gimp
        68
    gimp  
       2018-05-10 22:37:39 +08:00
    传说“阀值”是“阈值”的文盲版
    takato
        69
    takato  
       2018-05-10 22:46:05 +08:00
    @FrankHB 然而后半句你始终不敢讲,实际上语言 Fork 以后,文化习惯也就断层了。语言是一个标记物,就像 Encoder Decoder 结构当中的 code 起的作用一样,那么用 loss function 来描述也没啥不妥吧。
    然而更深究下去,你会发现 code 也不是源头。

    这一点究竟是什么,Zeno 当时就有过研究。有兴趣可以翻一翻,虽然很多地方有问题,但是的确是一个现代人不常接触的角度。
    zhaojjxvi
        70
    zhaojjxvi  
       2018-05-10 22:57:09 +08:00 via iPhone
    说服现在叫 shūo fū
    innoink
        71
    innoink  
       2018-05-10 23:02:59 +08:00 via Android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8023
        72
    8023  
       2018-05-10 23:12:37 +08:00 via Android
    现在的语言够乱的了, 不差这一点.
    想起普通话考试. 考试之前都感觉快不会说话了, 印象最深的是抽屉的屉得念一声.
    还有经常接触的, 阈值 正弦之类的读音.
    还有奇怪的希腊字母发音, 带哦他 刀他 逮他 德尔他.
    还有奇怪的英文发音, 买死扣 买死球 买 sql.
    还有奇怪的外来词的读音, 污诺 优诺 uno 欧 No.
    还有标点, 中文情况下用英文标点 用「」做引号.
    还有繁体字, 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同学怎么能看懂繁体字的本子的.
    就我个人而言, 比较注意这些, 因为我的"纠错"能力不强, 对于这类奇怪的写法或读音很是反感, 所以甚至会专门去查这类知识, 避免给他人造成麻烦.
    lotem
        73
    lotem  
       2018-05-11 00:11:20 +08:00
    只好提高自身知識水平。

    另外就是不能用輸入法代替人的思維判斷。輸入法應該當好笨的工具,在能做到比人更正確地用字之前,不要鼓吹智能,放任一些人不想清楚要寫的字,而在「智能」輸入法的筆下出錯。

    再奉勸,換掉無視規範、不標聲調、隨意簡省拼音、信息缺失、任性猜測的輸入法,多用符合規範的地球拼音。
    https://github.com/rime/rime-terra-pinyin
    bugeye
        74
    bugeye  
       2018-05-11 07:41:19 +08:00
    @yyyle 你只是给语言学家洗脑了。语言学家本应是语言的奴隶,可他们非要觉得自己是语言的主人。

    另外楼上那么多正确读音派,你们所谓的正确读音不过是脑满肠肥的官僚拍脑袋胡乱规定出来的正确。你们只要学习一下台湾的“正确”读音,就知道所谓的正确,不过是不同官僚,不同流派的看法。

    音韵学家安身立命的切韵就是一本屁书。
    proofreading
        75
    proofreading  
       2018-05-11 07:42:48 +08:00
    在网络上发表的正式文章,还是要严肃对待,不能放任。

    让中文更优美,是 CuoBieZi.net 的努力的目标。
    IvanLi127
        76
    IvanLi127  
       2018-05-11 07:57:03 +08:00 via Android
    @Leafove 这样说的话那岂不是浪费了几千年的生命了
    dazui
        77
    dazui  
       2018-05-11 08:05:42 +08:00
    ‘的’、‘得’、‘地’ 很困扰输入速度,但用错不会影响到对内容的理解(根据上下文理解),活跃的语言的进化方向是信息量增大,单字节承载的平均信息量大有利于沟通的效率,淘汰、简化、合并生僻字,它的作用类似将 2G 通信升级到 4G。
    jinjianlu
        78
    jinjianlu  
       2018-05-11 08:44:46 +08:00
    没有影响,以前古人的错别人叫通假字。我们现在的错别字,后人也会找个说法的。
    JohnChiu
        79
    JohnChiu  
       2018-05-11 09:05:54 +08:00 via iPhone
    因为读错的多被改的有
    荨麻疹 qian->xun,
    呆板 ai->dai,
    铁骑 ji->qi 等等
    我觉得这些被改了其实不太好...虽然语言是人创造的,但是总是随习惯就改掉太随意了……
    muziki
        80
    muziki  
       2018-05-11 09:14:07 +08:00
    惊了,文盲什么时候也能这么理直气壮
    frittle
        81
    frittle  
       2018-05-11 09:14:35 +08:00
    比错别字更过分的是用错词,有些作者对某些词误解了,却经常把那些词以他们所误解的意思来用。

    @JohnChiu 所以这些发音是被官方改了吗?因为平时不输入这些词没发现,刚用微软自带的输入法试,果然以原来的发音输入铁骑和呆板都不出该词了,荨麻诊倒还是有。这种改,我无法理解,包括当年官方改掉的某些发音,例如垃圾、液、等等。
    Felldeadbird
        82
    Felldeadbird  
       2018-05-11 09:15:05 +08:00
    文化肯定是持续进化的,楼主举的都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些错别字还是可以通过上下文更正。不过,有些错别字确实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例如:阈值 和 阀值 。
    不过,总体来说这世界是有一定的容错率的。较真的人或专业人士,应当严格遵守文化的规则。普通人按照宽松模式执行就则可。
    guansixu
        83
    guansixu  
    OP
       2018-05-11 09:18:30 +08:00   ❤️ 1
    @proofreading #75 竟然还有做这个的公司,长见识了。就是不知道纠错率和效果怎么样
    Mcatt
        84
    Mcatt  
       2018-05-11 09:18:34 +08:00
    现在「得的地」还区分的人还有多少
    JohnChiu
        85
    JohnChiu  
       2018-05-11 09:18:40 +08:00 via iPhone
    @frittle 对的,都在现代汉语词典里改成大家错用的读音了,个别还保留,比如荨麻这两个字里读 qian,带上疹就读 xun,反正我觉得很奇葩,有些此时八十年代改的,有些是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才改的——比如文身改成纹身。
    guansixu
        86
    guansixu  
    OP
       2018-05-11 09:20:11 +08:00
    @DOLLOR #33 还有 做和作,座和坐,也是容易混用的
    janxin
        87
    janxin  
       2018-05-11 09:48:11 +08:00
    长此以往,白字就变成通用用法了,语言的变化的必然
    msg7086
        88
    msg7086  
       2018-05-11 10:09:01 +08:00
    想起我们做翻译的时候,为了几个中文表达,有时候甚至为了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表达的异同,各种查资料查词典,就是为了给观众带来一个没有错别字的稿子。

    最麻烦的是中文还是在不断进化的,特别是做和作这种,经常要在组里讨论很久,看是抽象和还是具体的,然后再看用哪个字更合适,等等。

    的地得,这个我们翻译入组考试的时候是必考项目。语文水平到不了初中的,果断刷掉。

    @yande0 曝光 没记错原来是读作 Pu Guang 的。
    暴露 = 曝露 = Pu Lu。

    @SuperMild 即视感 这个词我第一次看见。可能是在更年轻的圈子里用得多吧,我周围没人这么写。
    wasgay
        89
    wasgay  
       2018-05-11 10:11:44 +08:00 via Android
    以前还考我们多阴字…同阴字…近义词…反义词真是够了
    语言,文字是拿来沟通的交流的,不是刻板的要按照别人的规定来的。你看看现在的淋语
    suueyoung
        90
    suueyoung  
       2018-05-11 10:13:44 +08:00
    1. 语言文字是活的. 参考'荨麻'和'荨麻疹';
    2. 收你钱的话, 你就让他改. 不然, 你才是产品;
    3. 别忘了还有敏感词, 文字狱.
    fanjianhang
        91
    fanjianhang  
       2018-05-11 10:28:45 +08:00 via Android
    规范用字,从我做起
    maemolee
        92
    maemolee  
       2018-05-11 10:50:55 +08:00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好像有个版本的歌手直接唱成了“自己”)。
    winduser
        93
    winduser  
       2018-05-11 11:04:13 +08:00
    大家都在讨论语言文字是活的,这没错。但是语言文字不为那些念白字、写白字的人活。不是所有的「错误」写法最后都成为了标准。不要把无知当骄傲。
    yyyle
        94
    yyyle  
       2018-05-11 11:09:05 +08:00
    @bugeye 哇 真是可怕 我只是简单的觉得 不要写错别字和语病 这个难道很过分吗??为什么要跟我扯政治???
    Joanna666
        95
    Joanna666  
       2018-05-11 16:36:49 +08:00
    讲真,错别字真的对于一个文字工作者来说,是最低级的错误。。。但校对还是要耗费非常大的精力,毕竟有的适合校对了四五遍也可能不会发现那个错字。
    FrankHB
        96
    FrankHB  
       2018-05-11 19:42:26 +08:00
    @takato 我也没说都得合啊,就是觉得许多时候被莫须有的需求绑架了挺不爽的,特别是被要求表态站队和不得不提供支持的时候。(也因为类似的原因,作为用户我很不待见乔帮主之类的。)

    真菌和细菌当然没必要合,因为病毒之类本来就很容易被不当成生物,于是剩下的一共就三个域(真细菌域、古细菌域和真核生物域),你这一合就三去其二了,意义何在?我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需求。

    至于文化习惯,当然和语言是有互相作用的。但是,断层在现实要么是没人关心,否则恐怕非常困难。有生命力的文化的传承也不需要我来干预。我更注意的是当下和未来的用户除了情怀以外还能从中如何最大化价值。

    (另外,虽然纯粹的理性没多大鸟用,但要是随地都能被文化习惯架着走……那样的文化本来就和死的差不多。)

    我倒是觉得有意义被传承的文化,就像形式语言对应的“理论”这种数学结构一样,是从来都不缺乏容易被用户意会到价值何在的特点的,并不会依赖语言本身的特性太多。或者说,只要是够靠谱的语言,那么不需要在乎是不是足以承载文化的内核(尽管表达的艺术多少会打折扣,如你所谓的 loss )。而这种 loss 是自然语言缺乏精确设计的原罪,这是你要求使用自然语言(不管是不是超过一种)时本来就已经接受的前置条款,什么语言都好不到哪去。

    认识到这点就不需要纠结了;大不了为了交流,我多学些黑话就是嘛,当谁欠谁的?但是总要指望要别人义务学习而自己放任差异,却又不想承担不利影响……这就是情商问题了。

    @bugeye 奴隶?挺正常的嘛,物理学家也不都是物理的奴隶么。(哪个能造反成功试试?裙子之类的非生物不算……)

    至于洗脑?哪个“学家”还有余力?别被念白字的洗脑就不错了。

    传统 linguists 的确多数场景就是语言的奴隶,不过好歹是努力的奴隶,比起啥都不干就构成研究对象的奴隶来说,有褒扬的意义——至少提供了批判的材料。还有,后者要想摆脱胡扯的嫌疑,是真打不过前者的,别指望起义什么的。

    而 formalist 的意义上只能是数学的奴隶,研究自然语言现象?倒真是已经弃疗了。

    @jinjianlu 委婉地说那也只能是假字……“通”并不是所有别字的待遇。

    @frittle 更过分的是自以为是的添乱翻译(比如上面提的“堆栈”,xjb 滥用偏义复词)……比起来不自觉的错词还是能忍的。

    @Mcatt 有时候就是懒吧,不是文盲。我见识少,真没见过区分不了的正常成年人……可能中文用户多少都会对显著的词类做隐式推导吧。

    @SuperMild 即视感确实有既视感的既视感……已经能成梗(哏)了。因为和含义的相关性,明知别字,不当错字而单独处理,也是可以接受的。

    顺便,错字也是分程度的。

    “即视感”的问题和拼音输入可能真有些关系,但别字都是常用字,形也近啊,也许就只是单纯 typo 呢?相比之下“阀值”很可能单纯就是不认字(连声旁都不会熟练附会的程度)乱用了。

    结果是前者不如自带文盲光环的语用色彩被反感,反而更容易被接受了。演化结果可能最终会截然不同。

    --

    以上回复那么多,有一点是不变的,小结一下,我的基本立场来源是以下的逻辑:

    作为同时能实现正当使用需求(规范用法)也了解不那么正当的需求(不规范用法)的用户,我凭什么就该低人一等,向只知道后者、误用乃至生造添乱的用户妥协直至看齐,甚至倒置立场?这是因为天生低他们一等、上辈子欠他们的,还是单纯因为是列强(多数派暴政),或者根本就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无知才是合理的?无论如何站队,至少伦理上是很难向添乱的妥协的。

    所以价值判断也非常明白了:待沟通的平等交流,已有共识的自不多说,无知者怜悯教化之,无理取闹者法以制裁之。墙头派的,可以谈,但请先摆正姿势,不要恃众,以无知作为筹码,以免落入后面两个类别,损人不利己。不想合作的,保持分歧也比这种搅混水的好点。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某些翻译术语不当更露骨厌恶乃至痛恨的原因:欠缺专业素质和 /或周全考虑,逞一时之快,纯粹添乱凭空多出工作量——逼得后来人擦屁股(因为不当选词有不少误导实例,在信息不对等的专业领域的沟通下出问题机会更大),贻害绵延,尤甚于无理取闹。

    对语言的演变,产生新词的个案,不了解具体内容的前提下我原则上是中立的——这很可能原本就是对基本只能靠这类演化才能更好适应使用场景的自然语言的正当需求。

    最后,对错误使用这个现象,倒也完全不是只有消极的影响。在判断此类价值取向问题时,能派生出一类相关的方法。

    例如,从误用中可能可以定性估计出用户本身在文字使用能力相关领域关注的文化水准。这当然并不比以貌取人贴标签高明多少,但是一般来说,除了接收信息比较被动不太方便外,准确率还是不低的,不比筛学历过滤简历难用。

    再如,判断所属的群体(“圈子”)。到这个份上其实和 LZ 的主题乃至汉语本身关系不大了,但一些方法仍然很好用。像连装备都没有的跟风“打 call ”的,明显就是外行——不管这个词算不算得上汉语;搞不清“ dssq ”微妙语体色彩的,大概也很容易判断出没对相关话题了解多少了——不管是不是清楚这个词和汉语有啥关系;再引申一下,诸如“如何评价搜狐某新闻小编将 inm 语录给定义为精日用语”的问题,这类方法也仍然有相当的普适性——不管该小编是否足够真的了解汉语;还有说实话,遇到有些民科就是这样被过滤出来低成本打发掉的……
    FrankHB
        97
    FrankHB  
       2018-05-11 20:07:34 +08:00
    @wasgay 天了噜和天惹噜哪个才算标准淋语来着……
    takato
        98
    takato  
       2018-05-11 21:41:42 +08:00
    @FrankHB 谢谢你的表达,我们的初衷应该都是一致的,只不过在寻求全局最优解的时候,局部的方法有所不同而已。

    我也希望最终会有 Loss 更小的方式出现,不过演化其间可能会有 Loss 高于现在的语言的情况,而这种情况的出现也不一定是错的。
    所以我选择了保持关注。不过我也能理解很多人的担忧。
    再次感谢。
    gouxi
        99
    gouxi  
       2018-05-12 13:36:03 +08:00 via Android
    以后人们应该只用通用的国际语言交流,汉语就做为小圈子研究算了
    FollowHeart
        100
    FollowHeart  
       2018-05-14 08:38:43 +08:00
    "带套"——不能忍!
    1  2  
    关于   ·   帮助文档   ·   API   ·   FAQ   ·   我们的愿景   ·   广告投放   ·   感谢   ·   实用小工具   ·   2182 人在线   最高记录 5497   ·     Select Language
    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
    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
    VERSION: 3.9.8.5 · 59ms · UTC 15:33 · PVG 23:33 · LAX 08:33 · JFK 11:33
    Developed with CodeLauncher
    ♥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re d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