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HB 最近的时间轴更新
↓挽……
2022-04-15 12:27:47 +08:00
FrankHB

FrankHB

V2EX 第 34994 号会员,加入于 2013-02-28 10:06:28 +08:00
FrankHB 最近回复了
119 天前
回复了 anson2017 创建的主题 健康 北漂五年程序员|颈椎病、腰突康复指南
@anson2017 绝对卧床休息时作死活动加重了……
123 天前
回复了 shanhuse 创建的主题 程序员 计算机专业最重要一门课程是哪个?
扯什么算法甚至什么数据结构的,叉出去: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671044
至于什么编译原理,只配在评论区里被黑:
https://space.bilibili.com/2816/search/dynamic?keyword=%E7%BC%96%E8%AF%91%E5%8E%9F%E7%90%86
纠结组成原理的,麻烦选会教育清楚你 1 字节不一定等于 8 位的( byte 不是 octet )。
别的大都应该没存在感和有被提起的必要。
123 天前
回复了 shanhuse 创建的主题 程序员 计算机专业最重要一门课程是哪个?
限定一门课,只可能是 MIT6.001 ,不过早就绝版了。后继课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可以直接无视。
基本上任何别的课程,合格自学者应该都能脑补出来并且可替代课程很多,要是纠结了基本得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学能力有待改进。
说英语的,反省一下入学前的基础。
看你管啥叫轻薄。
我初代 ROG G14 当年直接天猫旗舰店里 8+32GB 加满的,顶配带灯 1.5W 。这个比上面有提到的加到 40G 的无畏应该还轻点。不过日常还是 SB2 远程过去,屏幕和键盘/触摸板手感还是有差距。
……这货最坑的是 CPU 风扇坏了巨响,最近消停了没管,会有概率降频。
123 天前
回复了 anson2017 创建的主题 健康 北漂五年程序员|颈椎病、腰突康复指南
躺了 3 年+,不积极锻炼,一样明显改善。
(本来就是因为锻炼太狠躺的
2006 年 Windows Mobile 上用 OneNote(.pwi),之后就没特意用过什么笔记软件。基本都是过度设计,功能需求实现不直接,残,麻烦。
对我来说大多数时候纯文本编辑器够用。自用一版 Markdown 编辑器( https://github.com/FrankHB/MdCharm ),不过最近懒了,写 md 都直接拖进 VS 甚至 Kate (只看源码)。
要同步就 git/rsync 。
@dcsuibian @idealhs 想简单了,powershell 和 pwsh 微妙不兼容,测试版本都烦。而且在 Windows 上 COMSPEC 默认仍然是 cmd ,用 native 语言互操作几乎不可能可靠测试(就算无视 cmd 这玩意儿 UCRT fallback 都是写死的问题)。虽然其它 shell 也有版本和兼容性问题,但测试起来明显简单。
这还不说得多学不同的东西。虽然学语言不难,但受限还是个性价比问题:没能明显更好地满足需求为什么非得学不同的?凭空多出兼容性包袱。
更糟糕的问题我上面早就提过:跨平台项目同时用多种 shell ,凭空多出来 powershell 特供的 bug ,还得用户倒霉。
@iorilu 相信我,至少目前 bash 跨平台总体成本比 powershell 低得多,无非 Windows/macOS 用户得多安装个运行时而已,这是只有一次性的部署代价。而且你 powershell 想要用不过时的特性就是 Windows 都一样得另外装 pwsh ,明显比 bash 吃亏。虽然传统 shell 写起来确实更恶心但就算 pwsh 也不是都省事,要干活比 powershell 熟练工好找多了,怕翻车至少也有 ShellCheck 。
@PTLin 多几种其实不是直接问题。上古的 cons pair 限制个别元素就能造出 list monad ,用比较现代一点的说法,决定限制的 unit predicate 是 null?;中古一点的 string 同样也是个 monad ,unit pred 是 string-null? 。其实吧,传统数学上 list 和 string 可以就是一回事。那为什么不嫌弃 string 和 list 共存冗余呢?因为 string 好歹有复杂度 hint 表明适合不同场景(激进一点的还有 encoding 甚至 SSO 之类的假设,但把本属于 text 的东西混同 string 有过度设计的问题,这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个意义上 string 是具有更多实现假设的 list 又确实不都能替代 string ,这种不同层次上的冗余适应新的需求,其实不难接受。
问题是引入的目的和过程。新增的抽象如果没有提供更详细的假设提升到接口的含义,而仅仅是为了给不完善的旧有抽象擦屁股,但被擦屁股的东西又因为兼容性之类的原因没法被彻底替代而只能共存,这样缝合的下场自然不会让用户舒服了。
为什么说 null 是多余的呢?因为 nullable type 历史上本来就是实现偷懒( null pointer )的结果上反向臆造的抽象。要从需求侧讲,没什么和 Maybe 区分的必要,反倒是传统实现习惯(比如死板的错误处理)导致使用者体验很尴尬。相比之下,C++一样也有 optional<T&>不能随便和 T*等价的历史包袱,这里思想包袱就体现得更明显,因为 nullptr 并没有 Java 一样被迫弄得到处都是的存在感,兼容性问题本该不是借口。
@lisongeee null 就是个阉割版的 Optional ,而且明显更祖宗。
Optional 本身本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起码回避起来比起无处不在的 null 来说容易多了),问题是 null 这祖宗干不掉,又另外加上 Optional ,本该是同一种目的凭空多出来不同的不兼容的表达方式乃至于扭曲目的本身(不顾历史,强行为现状洗地而寻找不同的用例场合),混起来效果就很感人了。
关于   ·   帮助文档   ·   博客   ·   API   ·   FAQ   ·   我们的愿景   ·   实用小工具   ·   816 人在线   最高记录 6543   ·     Select Language
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
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
VERSION: 3.9.8.5 · 15ms · UTC 20:34 · PVG 04:34 · LAX 12:34 · JFK 15:34
Developed with CodeLauncher
♥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re doing.